主页>M烛生活 >桃园地景艺术节登场未来感山丘、超萌云朵、森林光雕IG打卡拍一

桃园地景艺术节登场未来感山丘、超萌云朵、森林光雕IG打卡拍一

2020-07-18 | 文章出自:
桃园地景艺术节登场未来感山丘、超萌云朵、森林光雕IG打卡拍一

树立埤塘里的怪诞云朵《欢声笑语》

位于西坡陂塘生态公园的《欢声笑语》,由一系列的雨云组成,不定期会降下雨水的云朵,新加坡雕塑艺术家陈伟立想到地球上仍有6.63亿人无法轻鬆取得清洁用水,便以幽默又荒诞的方式,试图促使人们关心全球供水议题。

《欢声笑语》夜晚会投射灯光,与白天产生截然不同的视觉效果。

 

站在指定角度 能看见层次的《被风景包裹着的风景》

赖添明的《被风景包裹着的风景》以黑当作底色,将墙面想像成舞台剧布幕,写实描绘出生活周遭常见的花草树木,神奇的画面延伸感,把已经被画作包裹的建筑物,再度包裹在四周真实的花草树木之间,尤其站在艺术家的指定角度,更能感受到丰富的视觉层次。

站在艺术家的视角,能感受到《被风景包裹着的风景》丰富的层次感。赖添明将创作期间,时常飞来的禽鸟也一起画入了作品之中。

 

邀请在地36位民众一起创作的《变》

艺术家奥嘉琪姆斯卡透过《变》,邀请当地的民众一起创作,将他们的手模作为艺术的一部分,让当地居民发现,原来艺术离我们很近,并非遥远高不可攀,也体现人与自然是合为一体,没有分界。

以竹子为载体的「变」,艺透过在地36位民众一手部创作,让民众感受到艺术并不遥远。

 

能照射自我与自然关係的《克劳德船》

时常用于画家写生的克劳德镜,只要转转镜面,不必抬头,就能将画家心中最想要的风景,暂时收纳在小小的镜面里。德国艺术家松亚芙得麦雅的作品《克劳德船》,希望旅人能从飘浮在池塘上的克劳德船,反射出四周环境的样貌与自己,让人们机会重新思考与自然环境的关係。

「克劳德船」飘浮在池面上,透过小船上各种大小不一的克劳德镜,反射出周围世界的样貌。

 

用风捕捉桃园的缤纷文化《风彩》

谭滕籁重新解析桃园地景的色彩,在作品《风彩》当中,将无形的风具象化,捕捉风的轨迹,并运用缤纷色彩,呈现桃园生生不息的自然与多元的民族风情。

《风彩》将无形的风具象化,运用缤纷色彩,呈现自然的生生不息。

 

银色山丘上的时空变化《自然舞衣》

曾为电影《星际大战》系列导演乔治卢卡斯设计卢卡斯叙事艺术博物馆的建筑师马岩松,这次以山丘造型打造的《自然舞衣》,用银色薄膜披盖住原本的军用建筑,透过光线折射,从白天与黑夜,营造出会流动的时空变化。

《自然舞衣》使用银色薄膜披盖住原本的军用建筑,透过光线折射,在白天与黑夜营造出独特的时空场景。

 

《进程》空无一人的车厢塑造末世氛围

互动作品《进程》,透过空无一人的捷运车厢里,洩漏出些许末世氛围,却巧妙融入週遭的苍郁绿意,像是艺术家给予世人的轻声提醒,让人反思科技与自然如何共处的微妙关係。

《进程》虽然以无人车厢突显人与科技、自然共处的微妙关係,但也是一部很适合拍照的小品。

 

反转视野的空虚与禅意《大湳竖空》

在艺术界有「空虚公子」之称的大西康明,一如既往,利用园区内一条条倒掉垂挂的细枝,在《大湳竖空》作品带给人全新的反向视野,也给许多初次观赏作品的人一种空灵与禅意。

「大湳竖空」以倒掉树枝给人一种全新的反向视野。

 

整齐划一红白相间的机械军队《动态阵列》

互动艺术家胡缙祥的《动态阵列》,象徵军队的纪律与团结,时而翻转成全红、全白或红白相间的薄片,当人们走近,便能与作品互动,呈现出军人的敏捷与高机动性。

《动态阵列》使用能翻转红白色调的互动装置,展现军人的敏捷与机动性。

 

随风起舞的绿色精灵《大湳转绿林》

韩国公共艺术家梁秀印设计的「大湳转绿林」,则是一颗颗会旋转的树,随风飘舞的绿网,营造出一座轻盈时尚的临时都会公园。

《大湳转绿林》能够随风飘扬,像是一座轻盈的临时都会公园。

 

以糖粉製作的乌托邦迷你世界《日月奇遇记》

藏在桃园市儿童美术馆五楼入口处的《日月奇遇记》,流露出艺术家坦雅舒尔姿一贯的充满童真又奇幻的作品风格,以糖粉、各种劳作材料与缤纷色彩,给人一种乌托邦的梦景与短暂的欢愉。

《日月奇遇记》以糖粉製作,必须全时段开冷气以免作品融化。每天下午在桃园市儿童美术馆登场的《故事森林 立体动画剧场》,以沉浸式环型动画剧场诉说正在大湳森林公园的奇妙事件。每晚上演的光雕表演《大湳森之光》,以全台仅剩不到200只的黄鹂鸟为主角,叙述牠在大湳森林公园的奇遇记。2019桃园地景艺术节时间:至9月22日地点:大湳森林公园、桃园市儿童美术馆、西坡陂塘生态公园、溪滨公园、中大公园相关表演活动与体验请上桃园地景艺术节官网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