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>M烛生活 >从《七月与安生》看见两种自己:大多数人渴望成为随心所欲安生,

从《七月与安生》看见两种自己:大多数人渴望成为随心所欲安生,

2020-06-17 | 文章出自:

从《七月与安生》看见两种自己:大多数人渴望成为随心所欲安生,

文/  彤言无忌

看《七月与安生》,就像看人生的两个阶段

在二十五岁之前,大多数的人喜欢新鲜刺激。或许心里头一直会有个声音告诉自己,「世界那幺大,我想去看看。」不是心太野,而是对一成不变的安逸感到恐惧,不想一眼就能望穿自己的余生。

七月羡慕流浪的安生,但却不知道,安生流浪是为了逃避,逃避爱情,也在逃避友情。所以同样的,安生也羡慕生活安稳的七月,而这在电影过后出现的「交换人生」的部分,承载剧情张力的作用及非凡的意义。

年轻时喜欢自由自在,但随着年龄的增加,再渴望追求自由的灵魂也有想被约束的一天,想要有个家。故事的前半部,流浪的安生就像是前半部的人生;外部看来的七月(七月内心渴望自由)就像是人生后半部的写照。

从《七月与安生》看见两种自己:大多数人渴望成为随心所欲安生,

看七月与安生,也像看人的两面

七月内心大胆叛逆,但人前聪明伶俐懂得扮演乖乖女的角色,当个好女儿,好学生。

安生则像个调皮捣蛋的坏坏女,毫不掩饰的呈现真实。

如果说,人在触及利益的时,或初遇人时,会带有面具的话,这时的我们是呈现七月的一面。在舒适圈能够毫不顾忌,将内心肆无忌惮的体现出来,脱下虚伪的假面的这时,我们就像活脱脱毫不掩饰的安生。

从《七月与安生》看见两种自己:大多数人渴望成为随心所欲安生,

看七月与安生,也像看人生的两个选择

也可说是,想成为的人和已成为的人。对于某些人而言,其实就和七月一样,每个懂事的乖女孩,其实内心都住着恶魔。

大多数人都渴望成为安生,但都成为了七月。

基于一些期望,眼光,物质世界,世俗社会或道德规範,而与真正的自己越来越远。

愿你有勇气成为内心真正想成为的那个自己。